????红楼之嫡妻威武 作者:轻柔如风

????红楼之嫡妻威武 作者:轻柔如风

????贾母直接截断了他的话,说:“这一回,事关重大,你必须听我的。首先,平安州那一位平王和探春丫头的亲事,决计是不能做的。直接回绝的话,难免惹怒王爷,还要招人议论,正好王氏死了,她须得守孝,暂时嫁不得人,且推后吧,若是王爷坚持还要保留这一桩联姻,你不如索性探春丫头装病,就说她得了女儿痨,这病须得在家里静养,三年五载或许能好,也或许一辈子都不能好,恐怕王爷就不会再坚持了吧,哪里寻不到好人儿,偏要娶个痨病鬼回去?对吧?”

????贾政心里泪流,见贾母态度强硬,只得依从。

????贾母又说:“王氏还勾结了她的娘家大哥王子腾,企图趁着皇上病重发动宫变,王子腾到底只是敷衍还是真依从了她的意思,咱们不得而知,又不好去一探究竟,我思来想去,现今王氏已死,关键就集中在娘娘身上,王子腾,还有贵妃三皇子能纠结在一起,都是因为娘娘这一条线的牵连。若是娘娘死了呢?这条线岂不就断了?”

????贾政蓦然抬头,抖索着嘴唇,满眼不可置信地望着贾母:“母亲!难道您要绝了娘娘?那可是您嫡亲的孙女啊,而且,娘娘究竟也是为了我们贾府着想……”

????贾母面色森然,说:“那有什么办法?谁叫娘娘所托非人,站错了队呢?要不她死,要不,就是事败了之后咱们贾府满门陪着她一起死?老二,你就说你会怎么选择吧?”

????☆、第86章 完结章

????贾母一句话盖棺论定:“我明儿就设法进宫见娘娘一面,给她晓明利害,再教她个法子,让她不声不响地去那地底下,叫御医都看不出蹊跷来,如此,才可保住我贾府满门的平安。”

????这时候,夏叶还真有些佩服贾母,这老太婆当真有魄力,关键时候还真是顶梁柱定心骨一类型的,不亏能在贾府叱咤风云这些年。而且,老太婆算是真正有大局观的,和王氏乃至贾政元春等人的鼠目寸光不可统一而语。

????三日后,宫中传出贤德妃身亡的消息,据御医验证,贤德妃娘娘三十五岁而卒,死时面色如生,看不出被人谋害或者毒杀的迹象,许是因为身体固有些顽疾,因为娘娘一直有些心口疼的毛病,兴许就这么睡梦中去了吧,连贴身宫女都没能察觉。

????当然,死因只有贾母最清楚,元春乃是听了她的流泪泣告,又为了贾府的满门平安,才不得已自赴死境的,至于为何自杀却没叫太医看出,乃是贾母教给她的妙法儿,吞生金子坠死,既不像服毒那般七窍流血,又不像自缢那般死后屎尿横流,吞下金子后上床躺着等死,死后就如同睡着了一般,只要不剖腹验尸,即便是御医也不会以为是自裁身亡。

????贾府这边的知情人如贾母贾赦贾政贾琏夏叶等听到消息,都松了一大口气,而贵妃那边却气得个倒仰,因为贤德妃这一死,就死了好大一个助力了,事儿不好办了呀,这个趁着圣体违和逼宫自立的大事还办不办啊。

????接下来,夏叶也出马了一次,前往王府找到她那三叔王子腾,细细密密说了一通经过,王子腾悚然而惊,哪里还敢再伸手去搞那些事情,索性避开嫌疑,连京营都不管了,设法求了人,谋了个九省检点的官职,往别处就任去了,避开这风口浪尖。

????于是,一场可能会造成贾府覆灭的惊天危机便化作无形。

????更巧的是,景王见皇父缠绵病榻良久,生怕他就此一命呜呼了,因为景王自忖,凭着自己的微薄出身,虽然这些年也结交了不少人脉,终究抵不过两位弟弟背后的势大,所以。一定要设法治好皇父的病,能多拖一会儿是一会儿,便想到了贾琏之妻的精妙医术。

????夏叶惶恐至极,生怕自己一个不慎,虽然景王温和可亲地安慰她好好治,就算没治好,也不会怎么样,可是,给皇帝老儿治病哎,伴君如伴虎哎,不会一个没治好,就叫她脑袋搬家吧?

????幸亏托赖医书大神那神乎其技的精湛医术,夏叶又一次技惊四座,奇迹般地医好了养病四个月不见起色的皇帝的病。

????只是,皇帝心,海底针,夏叶不明白的是,怎么皇帝都好了,还要装出病病歪歪的样子呢?好吧,他装病与她无关,可是,害得她这大夫也必须天天到岗继续给他看病,就太烦人了。

????倒是贾琏看自家媳妇儿大清早地就要进宫去给皇帝诊病,不禁微带醋意地说:“皇上不会是瞧上你了吧?那么多御医都不见效,只吃你开的药方?还非得要你在他跟前转悠?这算个什么事儿啊?娘子,我可跟你说,我贾琏虽然也贪财贪势,但是,绝不卖自家的媳妇儿。”

????夏叶讶然失笑,说:“你想到哪里去了?人家皇上三宫六院都是大美女,要我一个结了婚还是三个娃儿的妈?就是你愿意人家皇上也不愿意好吧?你也太异想天开了!”

????贾琏一把搂紧了自家媳妇儿,嘀咕着说:“娘子,你是不了解男人的臭毛病儿,真看对眼了,才不在乎是不是别人的媳妇别人的娘呢,岂不知有一句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夏叶气得踩他的脚,把他的一双簇新的青缎粉底靴踩出一个鲜明的灰印子,骂道:“再说这些荤话我要打人了!我以为我是你呢!想起你以前办的那些混账事,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别惹我啊!”

????贾琏却一点也不恼,呵呵笑着在媳妇儿地耳边说:“好好好,我娘子是个正经人,绝不会红杏出墙的,我也,也就是个庸人自扰,或者说,敝帚自珍!反正我看我家娘子是怎么看怎么好,恨不能藏家里不叫人看见,也不叫人惦记着才好。”

????说着,还不怀好意地在夏叶的脖子上猛撮一口,种下一颗明晃晃的草莓印子,以标明所属,气得夏叶咬牙切齿,只好将衣领拉高了一些,勉强遮着这张扬的暧昧印记。

????结果贾琏的担忧还真不是空穴来风,这一天,夏叶给皇帝看诊完毕,正要告退的时候,皇帝却忽然发话让她留下,然后用那种似乎带着毛刺的眼神上上下下把她刮了一遍,继而出言挑逗,还抛了个媚眼,叫夏叶简直鸡皮疙瘩落一地。

????这皇帝老儿吃的药可是她看着喝下去的,也没吃多啊,怎么好好地就发起癔症来了?尼玛还抛媚眼呢,贾琏那样的帅哥的桃花眼一眨眼波一荡才叫人心跳,皇帝老儿这核桃一般的老皮脸和病得浑浊的死鱼眼抛起媚眼来,简直就是九天神雷啊啊啊……夏叶在心里狂吐槽。

????皇帝病了许久,没照过镜子,不知道自己本来保养良好宛如四十岁儒雅大叔的形象已经碎成渣渣了,看夏叶脸上古怪的神情,还没反应过来,怡然自得地安慰她说:“听说你有丈夫还有子女了?”

????夏叶回过神来,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地说:“是啊是啊,妾身年届三旬,已有一子二女了。”尼玛知道你皇帝老儿丑人多作怪,那么多年纪轻轻的秀女等你去选呢,你跟我一个已婚已育妇女叫个什么劲儿呢?难不成病友爱上医生是常有的事?那就只能怪她自己太逞能,好好地卖弄什么医术啊,没得什么好处,倒是招了老色|狼来,悲了个剧的!

????皇帝枯瘦的指节在龙榻侧边敲了敲,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睥睨表情,说:“那些都不算什么,只要你点头愿意,朕可以叫不该发声的人都闭紧了嘴巴。”

????夏叶恨不能简单明了地回他一句“我不愿意不愿意一万个不愿意!”心想,尼玛老娘嫁你图啥啊,我能乐意才是见了鬼了。

????只是,皇权至上,皇帝的老皮老脸虽然不招人待见,龙椅上叫谁死谁就得死的气势叫夏叶只能曲线救国,委婉地说:“皇上,承蒙您的错爱,妾身不胜惶恐。可是,妾身与夫君情谊深重,结发为夫妻之时就曾经立誓,此生绝不相负。此外,妾身身为大夫,亦是深知皇上目前的龙体实在不宜于临幸嫔妃,怎么还会……”

????说到这里,饶是皇帝脸皮厚如城墙,也老脸一红,这个这个……女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把皇帝目前暂时不能人道的秘密都说了出来,要不是看她将来还有用,皇帝就快要喊“拖下去斩了!”的话了。

????夏叶深知皇帝的心理,点到为止,不再揭人家的伤疤,转而说:“皇上您的顾虑,妾身深知,妾身在这里做个保证,任何时候,只要皇上龙体抱恙,妾身定是义不容辞地来为皇上诊治,不图回报,只求皇上康健,社稷才能安稳,我们天下子民才有太平日子过!”

????皇帝本来的意图就是垂涎她神奇的医术,想着纳了她,岂不就能令神医为自己私人秘享了吗,再看她长相姣好又合乎眼缘,便任性地做了这个决定。

????至于她有没有丈夫孩子,还有纳了她来也不见得会幸了她,那些问题皇帝都没考虑,想他堂堂一国之君,放眼天下,一草一木,世间臣民,无不为他所有,想要个女人还能弄不到手吗?

????不过,现在看她一副坚决不从的样子,皇帝也就算了,反正他现在对女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目前保命为上呢,既然她肯保证一直给他治病就算了吧。若不然,惹急了她,万一往药里掺点啥,可不就是弄巧成拙了吗?

????皇帝恢复了正经,开始考虑这个储位的大事。之前,皇帝百般考验三个儿子都没得出什么特别有说服力的结论来,依旧在三个人选中徘徊,而这一次,他要借着这一场病,识别三个儿子的真心。

????皇帝要求夏叶给他配制一种药,让他看起来很像快要弥留的人,看看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三个皇子会做如何反应。

????夏叶便给他配了,皇帝喝下之后,便是一副奄奄一息的光景,太医院的院使大人看了之后配合地露出悲戚之色,说了一通文绉绉的掉书袋的话,大意就是,皇帝终于熬得灯枯油尽,熬不过这一次了。

????如此,三个儿子的反应都落在装昏实清醒的皇帝的眼中。

????大皇子景王一片慌乱,到处设法求医问药,甚至求得以偏方,因为需要儿子的血肉做药引,居然毫不犹豫地从胳膊上片下一大块带皮的肉来;二皇子表面上还是探病,实则悠哉悠哉全不挂心,他是最盼着皇帝自然死亡的,因为,二皇子虽然被皇帝鄙薄才干不足,但是,身为皇后嫡子,只要皇帝一死,自然皇位就落到他的身上。至于三皇子呢,则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终于伙同贵妃,没按捺住野心,勾结着外面的势力平安州的平王,内外哗变,悍然发动宫变,妄图弑君自立。结果,当然是一败涂地。

????精神矍铄的皇帝龙体恢复后重新临政,开始清洗朝政,许多官员落马,抄家的抄家,砍头的砍头,流放的流放,贬官的贬官,三个月后,终于完成了朝廷大换血,在这次大换血中,二皇子并皇后的势力都被清出了朝廷,随后,皇帝下旨,立大皇子为储君。

????皇后和二皇子等人当然不服气,可是,这一次,皇帝是铁了心做了抉择,见皇后二皇子有反扑的迹象,为了大儿子能坐稳皇位,竟然废了皇后又赐死了她,再将二皇子幽禁在某处地宫,彻底清空了反对势力。

????三年后,皇帝驾崩,大皇子,即景王终于登临了帝位,感念当年贾琏两口子的辅佐之功,连连擢升贾琏之爵位,直至荣国公,这下子贾府算是名至实归的国公府了。

章节目录

红楼之嫡妻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轻柔如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柔如风并收藏红楼之嫡妻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