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他宠妻成瘾_高h 作者:乌柳

????国师他宠妻成瘾_高h 作者:乌柳

????这就有些不同寻常了,突然碰到这种事情,肯定是哪里出了差错。

????莫离又问他最近有没有做过什么不同寻常的事,裁缝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自从入了七月,整条街都是天不黑就收了铺子,鲜少人出来溜达,连花街好些妓院都挂牌子休息一月,就算想出去乐呵都没地儿去,我都是吃了饭就爬shang睡着了。”

????这裁缝是花街的老油条了,最近刘奇的h粱一梦开张,没少去捧场子,这才和刘奇有了点交情,知道他和国师交好,所以遇到这事就赶紧来找他帮忙了。

????裁缝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莫离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清楚原因,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今晚我去你那儿看看再说。”

????莫离说着又给了他一张h符,这回h符他多加了点东西,只要一毁他便能感应得到。

????秋软软本也想跟着去的,可她去并帮不了什么,还会是个拖累,只好算了,刘奇想去,又怕si,还是决定留在国师府等结果,苏少酉和道墟跟着去了。

????夕yan下,临街的所有铺子都陆陆续续关门了,裁缝也像其他人一样早早关门落锁,只是手有些抖,他心中着急得吃不下饭,不停巴着手里的烟枪,催促着孩子们快些吃。昨儿这事他没告诉家里人,昨天妻子带着孩子们睡在后院,他睡在前院小酌了几杯,是以妻子他们并不知晓昨夜的事。

????等他们一吃完就赶紧让妻子赶紧带着孩子们去睡觉了,妻子看他这样,忍不住问了句:“怎么了这是?”

????裁缝不耐烦回道:“妇道人家问这么多作甚,你男人怎么说,你照做便是,快去歇息,睡不着也搁床上躺着去,半夜不管发生什么事,什么声音都不准出来,不然老子休了你。”

????裁缝娘子只以为他这是又和哪个妓院的姑娘约上了,心中叹了口气,想不明白当初爹娘怎么就看上他了,收拾完碗筷便拉着孩子回房了。

????夜越来越深,裁缝拿烟袋的手也越来越抖,一直不见国师那边有动静,他心里没底,只得寄希望于h符上。

????裁缝紧张得满头大汗,将这两天的事情仔仔细细回想了一遍,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从柜台下拿出一个jing致的木盒来。

????这是他半月前从结识的一个新顾客那里低价买的,是一套jing巧的裁缝用具,那人年纪与他相仿,是一家古玩店的掌柜,他岳母大寿,他来裁缝铺订了一套gui鹤遐寿的衣裳,去他店里交货时其很满意,正好他店里来了一趟新货,便让裁缝瞧瞧,看上什么给他让点儿价。

????刚巧了,这批货里面就有这样一套裁缝用具,jing巧又锋利,且造型还别致,他一眼就相中了,花了三十两银子买下的。

????剪子和银针还有顶针,一共四十九件,在蜡烛的照s下反着光芒,看不出有何不同,但裁缝就直觉认定是这东西ga0的鬼。

????若是莫离见了这东西就知道为何了,这并非凡物,这些用具并非是拿来缝衣裳的,而是为人缝尸身的,昨儿来的y物都是来找他帮忙缝尸的。

????这事很常见,在他们裁缝业内有专门一支就是给人收尸缝尸的。

????裁缝赶紧又将盒子盖上,琢磨着要不要将这个给国师送去,他看看紧闭的门,看了看黑乎乎的窗外,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还是等天亮了再说吧。

????正想着,门响了,裁缝额上的冷汗瞬间流下来。

????“谁,谁呀?”裁缝强作镇定问道。

????“我乃金枫村人士,听闻店家做得一手好活儿,特来求店家帮帮忙。”和昨晚说的丝毫不差,经历过一遭的裁缝对昨晚的事还心有余悸,不知该怎么回答,若是像昨晚一样,那肯定它们又会强行破门进来。

????正想着,只听外面又响起一个声音说道:“这裁缝不行,心思不细,用料也不实诚,我去年在他这儿做的身子,今年就又不成了。”

????说话的是道墟,道墟说着,化出了惨si时的样貌,吓退了一众鬼。

????“我劝你们还是另找高明吧。”

????这句话后,原本淅淅索索动静就消失了,不明真相的裁缝还愣着不知怎么回事,敲门声又响起了,把他吓了一跳。

????“开门,是我。”是莫离的声音。

????裁缝瞬间安心了,赶紧开门让他们进来。

????莫离拿着盒子看了看里面的铜se的裁缝用具,伸手拿起剪子看了看,在剪子不起眼的地方看到了一个胡字,心中便有了大概。

????十几年前,神针胡的大名在道上很是响亮,据说从他手底下出来的尸身能用天衣无缝来形容,只可惜他si的早,还没个传人,他这门手艺也就失传了,没想到能在此处看到他的这些东西。

????“你说这些东西你只买了30两银子?”莫离问道。

????“正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在西边古玩街的天观堂买的,可是有何不妥?”

????“你别多想了,时候不早,你先歇息吧,这东西我带走,它们就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莫离说着,拿着盒子便走了,苏少酉赶紧跟上,问莫离道:“国师,可是还发现了了什么玄机?”

????莫离点点头,道:“其实那些来求帮忙的人并非是来求裁缝的,而是来求神针胡的,也就是这东西的主人,现在应该说这东西了。”

????苏少酉被他这番话绕乱了,还是没听明白。

????莫离耐着x子又给他继续解释道:“神针胡可听说过?他是个裁缝,却不缝衣裳,只给si人缝尸身,这些东西都是神针胡生前用来给人缝制尸身的工具,神针胡应是用自己的魂魄献祭,将其打造成灵物,所以这东西才会x1引来那些魂灵。”

????苏少酉顿时惊出了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继续问道:“那这个和价格又有什么关系?为何您一听价格就觉得不对劲了?”

????“像这种有灵的东西,古玩店一般不会轻易出手,而是会找寺庙消掉其业力,将其转化为护身神,卖给有需要的人,出手的价钱何止30两银子,你说,是什么原因,竟让天观堂的掌柜这样买卖呢?”

????这哪个知道原因,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秋软软听着开门的声音就知道他们回来了,赶紧迎了上去,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刘奇和慧果也被惊醒了,赶紧也跟了上去。

????听了莫离分析,刘奇大胆猜测道:“莫不是裁缝睡了那天观堂掌柜的nv人,才被他这般报复的?”③ω点Ρ ⊙1⒏.US

章节目录

国师他宠妻成瘾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乌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乌柳并收藏国师他宠妻成瘾_高h最新章节